欢迎进入重庆市盛翔化工有限公司!

咨询热线:

023-85195055

联系人:周经理

电话:023-85195055

手机:18623125055

邮箱:392252352@qq.com

公司地址:重庆市铜梁区南城街道办事处

当前位置:首页新闻资讯政策法规政策法规

重庆:从“酸雨雾都” 到蓝天常驻的嬗变
2017/7/15 15:39:04   来自:本站   作者:转自互联网   点击:2134

20年前,重庆钢铁化工等大量工业企业聚集城区,酸雨严重,曾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全球十大空气污染城市……


今天,重庆主城区长江与嘉陵江两岸已无重工业踪迹,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梦幻迷人的夜景。2016年,重庆全年空气优良天数301天,“重庆蓝”多次在重庆市民朋友圈中刷屏……


党的十八大以来,重庆不仅经济持续较快发展,大气质量也持续改善。



 


从“酸雨雾都”到蓝天常驻,重庆的“呼吸保卫战”是如何“初战告捷”的?




调结构,实现五个“没有”


“过去晴天出门皮鞋上是一层灰,一天要擦好几次;雨天不敢淋雨,因为酸雨比较严重。现在你看,公园多了,天也蓝了,环境跟过去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”在大渡口公园,正在晨练的退休工人曾大爷说。


蓝天白云下的重庆主城


重庆曾以“雾都”闻名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作为老工业基地,加上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,其快速发展的重工业带来大量的工业废气和煤烟粉尘排放,秋冬季与雾气混合生成的浓雾,笼罩在城市上空难以消散。1998年,重庆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全球十大空气污染城市。


重庆市环境保护局大气环境保护处处长向霆介绍,由于重庆主城区位于四山之间槽谷地带、长江与嘉陵江两江纵横,年均风速低于1.2米/秒,静风频率高达50%,大气稳定度高,对污染物扩散极为不利。“治理大气污染,重庆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”


首先必须改变高污染、高能耗的重工业布局,促进老工业基地产业升级。


近年来,重庆大力实施生态环保搬迁、淘汰落后产能。目前重庆主城区已累计关闭搬迁260多家大气污染严重的企业,包括拉法基水泥南山工厂、川东化工公司、重庆钢铁集团等一批“硬骨头”。


重庆钢铁集团(下称“重钢”)前身为1890年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,是生产出新中国第一根钢轨的老国企,大渡口区工业总产值一半以上曾来自重钢。但它所排放的污染物也一度占到主城区大气污染物的近半。重庆以巨大的决心和力度将重钢老厂全面关停外迁。


党的十八大以来,重庆市加快产业结构、能源结构的提档升级。2013年,重庆市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,合理布局生产、生活、生态空间,严把环境准入关。


主城内环以内为都市功能核心区,除楼宇工业外,禁止新建和扩建工业项目;主城内环以外为都市功能拓展区,禁止新建和扩建火电、化工等项目;主城周边12个区县为城市发展新区,严格限制高污染、高能耗工业,禁止新建产出强度低于80亿元/平方公里的项目;渝东北11个区县为生态涵养发展区,渝东南6个区县为生态保护发展区,着重保护三峡库区水环境和武陵山区生态环境。


功能区划分为各区县明确了产业发展思路,尤其为重庆主城区大气污染增量扎紧了政策“篱笆”。在都市功能拓展区的渝北区仙桃大数据谷,先后有微软、高通等70多家知名创新公司落户,一个大数据产业集群逐渐崛起。在城市发展新区的江津区珞璜园区,千万吨级枢纽港正加紧扩建。借助港口优势,一批高端装备、电子、新材料等产业集群正日渐形成。


20年前,重庆主城区分布着大量化工、水泥等工业企业,煤烟型污染是重庆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。而今,已蜕变为金融服务业、高端制造业的聚集地。


改善城市大气质量,还必须降低煤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。1996年投运、年发电量约10亿千瓦时的重庆九龙电厂曾是重庆主城的重要“电源”,2014年10月正式关停后可减排二氧化硫约5000吨、氮氧化物约6000吨。


与此同时,西南地区首座冷热电三联供综合清洁能源站——华能重庆两江燃机电厂2014年年底投入运行。据介绍,电厂投产至今累计发电34.7亿千瓦时,少排氮氧化物约770吨,相当于130万辆小汽车一年的排放量;少排二氧化硫2200吨,相当于燃烧80万吨煤炭的排放量。


2013年以来,重庆主城区累计关闭烧结砖瓦窑81家,5000台约合4600蒸吨燃煤锅炉被淘汰。


“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为重庆大气质量改善提供了决定性支撑。重庆主城区已基本实现无钢铁厂、燃煤电厂、化工厂、燃煤锅炉、水泥厂和烧结砖瓦窑‘五个没有’。”向霆说。





针对大气污染源精准施策


随着产业和能源结构的不断调整优化,重庆的大气污染物构成已不再是煤烟型为主。向霆介绍,通过污染源解析,目前重庆的大气污染主要为交通、扬尘、工业和生活污染。近年来重庆采取针对性举措,分类施策,削减大气污染存量。



面对高速增长的机动车数量,重庆全市3万辆公交车和出租车已全部使用天然气,非运营车辆加快油品升级。去年12月全市车用油品全面提升至国Ⅴ标准,今年7月1日起,所有重型柴油车执行国Ⅴ排放标准,未达标的重型柴油车公安部门不予登记;另外,累计淘汰黄标车及老旧车4.5万多辆,提前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4万辆目标任务;在打击机动车排放检验造假行为的同时,加大道路抽检力度,查处超标、冒黑烟车辆一万多辆。


2014年10月,重庆市两江新区翠云片区居民集中投诉,反映长期闻到刺鼻难闻气味。重庆环保部门通过排查发现,该区域18家整车、汽车配件制造等企业所排放的VOCs(挥发性有机物)是重要污染源。


重庆市环境保护局两江新区分局局长王勤介绍,最初这里布局汽车工业时周边都是农田,随着城市化发展,现在这里既是工业区又是生活区。同时,我国《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》中VOCs涵盖的污染物项目较少、标准较低。产业发展带来人口聚集,加上标准问题,治理此次“臭气扰民”面临较大难度。


按照“短期整治、中期整改、长期彻底根治”的思路,当地政府要求企业加快生产线技术改造、原材料升级和末端深度治理。在长安福特一工厂,两个车间之间建起了一座近三层楼高的VOCs处理设施。工作人员说,2016年工厂停产2个月、共投资2.4亿元,升级涂装工艺和安装先进的工业废气处理设备,“处理设施每年的运行费用就达1000万元,现在VOCs处理效果甚至超过了福特在北美的工厂。”


但对于其他中小型汽车配套企业来说,长时间停产和大量资金的投入,一度让企业面临两难。“环境治理既是对群众负责,同时也是倒逼企业技术改造。”王勤说。


作为长安汽车的配套企业,重庆八菱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宗成介绍,过去该企业的涂装线是人工喷涂,对周边环境影响较大。2015年6月公司投入3000万元将人工喷涂线改为全封闭机器人喷涂线,并投入600万元安装VOCs处理设备。


“这次改造企业停产达半年,最初的确是不情愿。不过改造后,不但VOCs排放量从55吨/年降到2.9吨/年,而且产能提高约20%,产品合格率大幅提升,得到客户的高度认可,回过头来看这个投入是值得的。”王宗成说。


通过一年多的彻底整治,18家企业除1家停产搬迁外,余下17家全部完成过渡期整改和深度治理任务。共投入约4亿元,新建治理设施42台,VOCs年排放量由治理前的2800余吨下降至490吨左右。重庆市以此为契机,发布了更为严格的汽车涂装大气污染物排放地方标准。


“群众有效投诉量由2015年4月高峰期的300余件减少为现在的每月15件左右。通过电话回访投诉人,绝大多数投诉群众表示,相关区域闻到臭味频次、浓度均有明显降低。后续75家工业企业及汽车4S店VOCs治理已全面启动,目前完成了70家企业的废气治理工程,尽快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”王勤说。


为控制扬尘污染,重庆环保、建设等部门紧抓道路扬尘、脏车入城、裸地扬尘管控。检查扬尘污染源2万余个次,查处违法行为500余起,9次曝光223个控尘不达标的污染源单位并予以督办。


对于生活污染已占到重庆大气污染15%的严峻形势,2015年年底,重庆市环保部门出台整治烟熏腊肉、露天烧烤等规定,划定2760平方公里高污染燃料禁燃区,完成餐饮油烟治理350家,联合农业、公安部门查处纠正露天焚烧、烟熏腊肉、露天烧烤等违法行为1600余起。





留下更多蓝天仍是“持久战”


以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严控大气污染增量,通过污染源解析“对症下药”削减大气污染存量,如今的重庆,早已摘掉了“空气严重污染”的帽子,空气优良天数逐年上升。



实施新的空气质量标准以来,2013年重庆市主城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206天,此后连年增加,2016年达到301天,在31个省会城市中排名第9位。2016年PM2.5浓度为54微克/立方米,比2013年下降22.9%;空气重污染天数为6天,比2013年减少10天。


截至5月25日,重庆市主城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为119天,比去年同期增加7天,PM2.5浓度比去年同期下降8.5%。


摄影爱好者王海文说,“重庆蓝”已经成为自己拍摄的重要主题之一,每次在朋友圈中晒出“重庆蓝”的照片,总会得到许多点赞和转发。


尽管重庆市空气质量得到持续改善,但还面临冬季PM2.5超标、夏季臭氧超标的“双重压力”。截至今年5月23日,重庆大气中PM2.5、PM10、二氧化氮3项指标浓度超标。


一方面,独特的地理条件让山城重庆空气流动十分缓慢,尤其是冬季更为明显。再加上高楼数量多、密度大,城市通风廊道不畅,导致近几年空气重污染天数都集中在冬季。与2016年同期相比,重庆今年一季度降雨量减少50%、风速降低15%,2017年元旦后连续5天出现污染天气,重庆市政府通过实施增加人工降雨、打击销售不合格燃料等“百日攻坚行动”才让空气质量有所好转。


另一方面,随着机动车数量的快速增长,对机动车尾气的治理缺乏治本之策,跟不上发展速度,二氧化氮排放量增加。同时,臭氧超标的形成机理十分复杂,这方面的科学研究还不够,受重庆“火炉”天气影响,重庆夏季二次污染物臭氧浓度居高不下。


重庆市环境保护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6月1日《重庆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》正式实施,突出PM2.5和臭氧污染来源分析和控制对策,为大气污染防治提供了法制保障。但大气污染防治是攻坚战和持久战,进一步改善重庆大气环境还需要继续强化综合治理、久久为功,同时也需要在政策导向上给予地方激励支持。

上一页:重庆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吴存荣到万盛化工调研

下一页:《重庆日报》聚焦潼南实体经济发展!看潼南如何实现经济新跨越?

 
QQ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023-85195055
Copyright@2017重庆市盛翔化工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7009377号 技术支持:洛阳市恒凯科技信息有限公司